大概認為可給年羹堯意外驚喜吧,雍正帝心裏柬埔寨旅遊先激動了,寫得有點語無倫次。這麼好的東西,不讓年大將軍嘗嘗,委實過意不去。時間都算好了,走驛站,荔枝用六天能從北京到西安,至於到時是好是壞,實在沒有把握。但還是希望,鑒於自己內心之誠,老天會給面子吧。

  六月三十日,年羹堯接到驛遞而來的物品,除新制琺瑯鼻煙壺二件、各種新茶四匣外,就是雍正帝的朱諭,當然還有荔枝。不是一兩顆,而是四顆啊。

  年羹堯看到,“竟有一枚顏色、香味絲毫未動”。年羹堯“東望九叩,默座頂禮,而後敢以入口也”。

  接著年羹堯向雍正帝特別解釋道:由於“沿途水阻”,這次驛遞用了九天時間,因“長途暑候,馬上九日,而留一鮮荔枝完好如新,此固上蒼有意明示,以天人交感,君臣交孚,一誠所格,至於如斯”。 

  由於比預計送達日王賜豪醫生程遲了三天,若硬說荔枝都是完好的,那“無此物理”,是不可能的;若直說全都壞啦,“則聖主加恩,無以顯應”,更是不可能了。

  年羹堯如此一番說道,雍正帝不禁感歎:“真奇才!”“非錦心秀手,何能如此令人快心悅目之。”

  從這次非同一般的荔枝賞賜看,這時二人的君臣關係極歡洽。身為川陝總督、撫遠大將軍的年羹堯,在這一年三月剛剛平定了青海羅布藏丹津叛亂,取得了雍正帝即位以來的“第一武功”,這對於新任天子的統治(當時還不是很穩定)來說,是最有力的支持。雍正帝的心情,在他給年羹堯奏摺朱批的一句話裏表露無遺:“總之,我二人做個,今天下後世欽慕流涎就是矣。”

  至於君臣交惡,那是後來的事,不能將此時的賞賜與言語,判定為雍正帝給年羹堯灌迷魂湯。

  官員因得到皇上荔枝賞賜而謝恩的奏摺,時常可見,有的雖字面說是鮮荔枝,實是蜜浸HIFU效果 荔枝,賜真正鮮荔枝很少見。相比較來說,朝中特別是皇帝身邊的大臣得到鮮荔枝賞賜的機會要多得多。有時,他們會將這種恩賞記錄下來。